面對未來學士學位過剩 自資院校發展獨特優勢迎挑戰 - 明報升學網

面對未來學士學位過剩 自資院校發展獨特優勢迎挑戰

文憑試考生人數持續下降,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居港的15至19歲年齡層組別人口數字將在2022年稍微回升,屆時考生人數或會上升,但目前本港仍需面對考生人數下降的挑戰,加上政府亦以不同形式資助學費,部分大專院校或出現收生不足的問題。然而,自資院校各有不同特色課程,包括學士學位及副學位(包括副學士及高級文憑)課程,考生應考慮各方面因素再作決定。

2019 DSE文憑試考生出路指南 完全版

不少文憑試考生報讀自資學士學位或副學位課程,繼續升學之路。(圖片由香港恒生大學提供)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去年年底向教育局提交報告,當中指出整個專上界別的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的供求已達飽和。數據顯示,預計到2022年,僅43,300名文憑試日校考生,其中17,300人達入大學最低條件。同時,數據亦指出,屆時將有24,280個政府及自資學士學位,或出現學士學位過剩的情況,為各自資大專院校帶來重大挑戰。

小型自資院校具備優點

恒生管理學院去年升格為大學,對於部分大專院校未來或會出現收生不足問題,香港恒生大學校長何順文相信這會對部分規模較小的自資院校收生造成困難,但他認為規模小的院校亦有它的優點,就是提供的學科可能更加專門,如護理、健康科學、社會工作等,這些均是恒大未有提供的學科,若學生希望修讀該類型學科,報讀小型自資院校亦是好選擇。

CIE曾舉辦北歐文化交流團,讓學生有更多課堂以外的體驗。(圖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持續進修學院提供)

不過何順文表示,恒大不擔心報讀人數會減少。「恒大獲升格大學後,整體收生比以前更好,一年級的申請人數有25%的增幅,而高年班人數亦有約5成增長。獲納入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SSSDP)的五個課程,申請人數亦增加2至3成。」他認為政府的資助,體現政府對各自資院校的確認及信任,令學生更加願意到自資院校修讀學士課程,亦可減少他們的經濟負擔。面對未來挑戰,他認為最重要是自資院校要做好本分,讓更多本地學生留在香港讀書。他相信,若自資院校辦得好,市場會知道並接受,學生亦會樂意報讀自資院校的學士學位課程。

恒大校長何順文期望改變「無法入讀政府資助大學才入私立大學」的社會觀念(圖片由香港恒生大學提)

選擇多 宜慎選

面對眾多升學途徑,考生應如何選擇?何順文認為,學生在選擇院校時不應只看學校的名氣及排名,宜清楚了解各院校的優勢及專長再作選擇。他續指﹕「若學生達到33222的成績,選擇四年制學士學位課程或比副學士更好,部分八大的副學士課程並非由本部開辦及監控,所以我們鼓勵學生爭取入讀四年制的學士課程,享受四年大學生活。」

至於自資院校每年都推出不少課程以應付社會未來發展,何順文指出﹕「自資院校開設新課程會配合學生的興趣及社會需要,各自資院校會按照自身的優點及專長、市場缺乏的專業來安排新課程,靈活地調整課程及收生學額。」恒大亦在新學年開辦環球商業管理工商管理學士課程,並計劃開設全球商業管理、旅遊管理、體育運動管理及影視方面的課程,他相信這些課程有不少學生感興趣。

副學位助學生圓大學夢

未來考生減少的問題,同樣會影響自資院校副學位收生。香港浸會大學持續進修學院(SCE)院長鍾志杰提到,雖然今年文憑試考生比去年少,但學院今年6月初的報名人數與去年同期相若,轄下國際學院(CIE)的部分副學士課程更有升幅。至於今年文憑試5.6萬名考生中,將約有3萬名無法升讀大學,鍾志杰認為那些學生亦需要有其他升學及就業出路,因而副學位仍有很大的需求。「副學位包括副學士及高級文憑,部分學生打算讀兩年書後會就業,高級文憑可讓他們有一技旁身;而大部分報讀副學士的學生都是為了升學。」

香港浸會大學持續進修學院院長鍾志杰提到,SCE提供的高級文憑課程中,以管理學(運動及健康生活)較受歡迎;而CIE提供的傳理學副學士課程亦非常吃香。(圖片由香港浸會大學持續進修學院提供)

鍾志杰承認,若考獲33222的學生選擇自資學士學位的確有好處,但副學士亦具備優勢。「副學士如採用2+2模式,可讓學生再有一次機會利用兩年打好根基,憑着副學士的認受性,可彈性選擇自己更心儀的院校及課程,繼續完成學士學位。正如去年CIE的副學士升學率達88.8%,當中有接近四成畢業生升讀政府資助學士學位課程,可見副學士仍有它自身的優勢。」

今年SSSDP首次擴大至自資副學位,共六間院校的28個課程獲納入,提供2,050個學額,每年可獲最多36,400元的資助。考生可通過專上課程電子預先報名平台(E-APP)報讀SSSDP課程及其他非聯招自資學位課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