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識十年》 - 明報升學網

《英識十年》

在人工智能的世界,十年絕對是一個Generation。我出來闖天下,還差一年,就已經是一世代了。

匆忙由倫敦新開幕的辦公室回到香港,手機不斷短訊往還:倫敦的新同事很好,短期內幫我Settle了所有的Installments。

《英識十年》

英識教育從此不負這個「英」字,變成了英港兩地教育顧問連線機構。對於香港的家長和子女,加上網絡和我本人在疫情後兩地的穿梭,提供的服務效率,一定如虎添翼。不過對於我,卻產生了一種全球化下的幻覺:「英識」的根,始終在香港,然而隨著公司在英國的寄宿學校網絡,九年來由我完善建立,而且在香港植根了一套英國寄宿學校的文化,令香港人對英國家宿學校這個五百年的傳統英國文化產業,九年來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而是成為香港許多家長和學生生活的一部份;英港兩地在我的心裡已經融為一體,根在香港,開花結果,枝葉繁茂在英國。

看見許多寄宿學校,都有英識教育的子弟,而且書讀都很好。小朋友都告訴我:來了英國開心許多,令我出現一種幻覺:我變成了一個鐘擺〔Pendulum〕,反而好像沒有了根。九年的日子不短,我記得有學生,九年前隨同家長來辦公室,叫Samuel哥哥,最近見到,已經改稱我為Samuel Uncle。

《英識十年》

回到香港,走過灣仔駱克道,又見到熟悉的東超商業中心。我心頭猛烈一震:九年前,東超就是我事業起步的劏房,只有我一個人,加一個Part-time實習生,一具電腦,一部電話,所有的針線,就從這棟大廈裡的一個小辦公室開始。

記得那時根本沒有空間做展銷會。有一次,我向大廈裡一家美容院借出他們比我大的辦公室會見上門的家長。在一人的展銷會上,我像中醫開診,逐個家長和子女把脈,聽取他們的「病情」,然後在一個中藥廚櫃,幾百個小抽屜之間,我挑選最適合他們服下的那幾味藥,為他們開一張藥方。我很高興地看到,東超那半年,不只是我事業的起點,也是許多香港畢業小學生和初高中生,人生教育新境界的起飛跳道。

九年過去,「東超時代」最早保送的一批,有許多已經大學畢業,有的留在英國工作,有少數回來香港。

半年後我搬去禮頓道目前的寫字樓,由一層變兩層,兩層變三層。與大半個英國的寄宿學校,建立了不只業務的合作,而且是校長和教師的友情。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過去九年,我的體會最深。今日走過駱克道,看見十鋪七八空,香港經濟不景。許多商店關門了。我忽然有一股衝動,想走到東超商業中心九年前我的劏房寫字樓,看看今日是誰租用了我昔日的那座山寨。

我不敢說那是一間風水辦公室,雖然我旁邊租借另一張枱的「鄰居」好像餐飲集團已在香港主板上市。東超的Location,在港島不算第一流,但我相信,只要切合時勢,加上努力,加上全香港數以千計的家長和上萬名小朋友對我的信任,我很幸運,香港這個城市,以及香港人,對我實在太Kind,實在太好。

灰濛濛的細雨裡,天文台報道:未來的一段日子有風暴,在細雨中我看見東超商業中心地下的大門打開,恍惚看到九年前的那個更年輕的Samuel走了進去,我看見Samuel哥哥的背影。一時間我有點哽咽的感覺,幾乎想衝過馬路叫住他,但在電光火石之間,我回到現實。

這是2023年的香港,沒有平衡時空,由Samuel變成Samuel Uncle,我希望有一天,對於由英識教育起飛的許多香港小朋友,Everyone,無論在英國的Everywhere,all at once,二十年後叫我Uncle Chan的時候,會向我介紹他們的兒子,並詢間英國的哪一家寄宿學校更好。

我希望不會有那一天,只希望到時香港再也沒有留學英國和BNO二合一的移民潮,只希望到時香港教育不斷進步,而不是退化,會追上英國,也會與前宗主國的一樣好。

《英識十年》

撰文:Samuel Chan(陳思銘)

Samuel Chan(陳思銘)為香港資深升學顧問及專欄作家,自9歲起赴英留學,直至2012年回港創立英識教育Britannia StudyLink,專營英國中小學寄宿學校及大學的配對服務。其後更創立Britannia Gateway 的學術培訓平台,提供更多元化的升學服務。

返回頂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