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譯字幕 助觀眾輕鬆觀賞異國風情文化 - 明報升學網

妙譯字幕 助觀眾輕鬆觀賞異國風情文化

電視節目與電影裏的字幕雖然只是細小一行,看似微不足道,但如果處理得不好,會令觀眾難以消化,使觀賞的樂趣大打折扣,甚至影響他們理解節目內容。既然字幕那樣重要,背後做翻譯的人實是責任重大。不過,他們的工作絕非純粹按字面直譯那麼簡單,而是會受制於畫面空間、字幕轉換速度和文化差異等因素,還有一些必須留意的巧妙之處。

字幕的作用是促進溝通,把節目要素表達出來,讓觀眾掌握節目內容。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翻譯及語言學系文學士(翻譯及傳譯)課程主任區劍龍指出,好的字幕是即使觀眾按下電視遙控器的靜音按鈕,只看字幕,也能充分明白內容。「我覺得還可把要求定高一點:字幕僅擔當輔助的角色,好的字幕可讓觀眾以最少精力輕鬆了解最多的節目內容,不宜喧賓奪主,要費神消化字幕,以免影響觀賞節目的樂趣。」

▲科技進步有助傳播影音產品,繼而使業界增加對字幕翻譯服務的需求。

翻譯字幕的一般流程是譯者先行從電視台、電影公司或字幕公司取得影片原檔和字幕原稿,然後觀看節目,以理解內容。接着,譯者會在原稿做斷句(spotting),即替長句分成帶相對完整含意的小句或小節,方便後來把字幕和畫面對應同步。有些進口影片已附有英文字幕,原稿已經做妥斷句和同步,可以直接進行翻譯。最後,重看影片,期間把譯好的字幕配對畫面作最後校閱。

字幕大小及轉換限制

至於譯者翻譯字幕之際,也要依循一些法則,處理空間與速度的限制。首先,電視屏幕和電影銀幕的畫面大小有限,字幕不宜佔去太多空間,以免影響欣賞節目。譯者進行英譯中時,普遍奉行每行 13 至 15 個中文字的做法,而且每次盡量只顯示一行字幕。中文字幕句末一般省去句號。至於中譯英的字幕,業界接受每行最多有 37 個字元,字母、數字、標點和空間均算是一個字元,最多可呈現上下兩行,即字元上限為74個。

▲區劍龍指出,在翻譯字幕時,譯者常應用不同技巧以克服空間、速度和文化差異的限制。

基於字數、字元及行數的限制,剛才提及的斷句工序特別重要。適當的斷句一方面足以保留完整的文意,使觀眾較易理解,另一方面亦令每行字幕的長度不會超出所限。

速度限制是指字幕停留在屏幕或銀幕的速度,主要取決於觀眾閱讀文字的速度。區劍龍說:「外國的字幕譯者把原稿譯成英文字幕時,常遵守『六秒守則』(six-second rule),意思是如果字幕是滿滿的兩行共74個字元,觀眾平均需花六秒來舒服地看畢。字幕必須跟對白同步,如兩人吵架,雙方語速自會加快,字幕亦要加速出現,跟對白同步。控制字幕的出現(cue in)和消失(cue out)的時間很重要,恰當的斷句就能使譯出的字幕長短適中,觀眾可以輕鬆地看畢。」

文化差異增難度

翻譯字幕的挑戰還包括文化差異。由於受畫面空間和字幕速度的限制,譯者無法在畫面運用註解,解釋某文化詞語的意思。此時,譯者得按不同情況採取合適的翻譯策略。例如,有時譯者會採取歸化翻譯策略,借用觀眾所在地的文化來表達外國的事物,增加親切感,但這方法未必每次都適用:如果畫面中人正於意大利餐廳點菜,譯者便不宜為遷就華人觀眾而硬將意粉說成是乾炒牛河。若要把一些外國人也略有認識的中國文化或哲學內容翻譯成英文,而當中的詞語有既定的音譯,譯者不妨直接採用,給外國觀眾保留一點東方色彩,如把太極譯成 tai chi,陰陽譯作 yin and yang。

▲區劍龍認為,有興趣從事字幕翻譯的年輕人,除了需具備良好的中英文程度外,平日也要多涉獵世界的資訊和新發展。

如果字幕涉及原文語言的元素,就未必能完全翻譯。區劍龍以《胭脂扣》其中一幕的字幕作解釋:「由梅艷芳飾演的主角如花找算命師以『暗』字進行測字算命,希望尋找張國榮所飾演的十二少,算命師的解讀是『暗』字是『日』字旁邊有個『音』字,代表『日內有音』,一定找得着所尋的人;另外『暗』字左右兩邊各有一個『日』,代表陽火盛、所找的人一定尚在人間。英文字幕翻譯為『one sun here, another sun there, so he must be alive』,算是巧妙地處理解讀中文字形的情節,也帶出『陽火盛』這個中國文化概念,但『暗』字只能音譯為 An,基本上沒有作用,『日內有音』也只籠統地譯為 You’ll get news。」

值得一提的是,字幕翻譯常包含一些巧妙之處。首先,字幕是供觀眾用眼看的,不是用口來讀的,故譯者使用標準漢語多於口語,當然,若偶然於戲劇或生活化節目的字幕中加點粵語,則可達到調味或傳神的效果。其次,當原文夾雜粗言穢語或性文化時,譯者就要特別小心處理,例如粗言穢語常用 X 符號代表;涉及同性戀的題材可用「龍陽之癖」及「斷袖分桃」等文學性詞語表達。由此可見,譯者於翻譯字幕期間,必須不斷解難及作出取捨抉擇,花盡心思。

博學通識助字幕翻譯

區劍龍寄語有興趣在這方面發展的年輕人,除掌握相關的語言外,平時欣賞電視節目和電影時也要多留意字幕,了解不同文化,尤其是各地的口語字句。此外,近年的劇集趨向取材專門領域,如醫學、法證及政治等,作為翻譯員不能只靠「一本字典通天下」,必須保持好奇心,多涉獵世界的資訊和新發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