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及歷史學系 Archives - 明報升學網
聞到「文學」一詞,許多人可能已經卻步,即使能說出《紅樓夢》、《詩經》及《羅密歐與茱麗葉》等幾部世界名著,也鮮少深入了解或鑽研。其實,文學除了與語言掛鈎外,亦可與各式各樣環繞在大家身邊的事物扯上關係,「城市文學」就是其中一種能讓大家體現這種聯繫的作品類型。而大家所居住的城市——香港,亦有其獨有的「香港文學」。 城市文學,無疑是圍繞一座城市的生活點滴及當中居住的人民。要創造一座城市的文學,可透過小說、散文、詩歌,甚至戲劇形式,記錄屬於這地方的百態。城市文學與一座城市的歷史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多年研究香港史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副系主任兼副教授陳學然博士而言,香港確實擁有非常豐富及值得注意的文學遺產,包括文學傳統及文學史。過往不少作家亦通過作品細說「香港文學」,陳博士說:「陳國球教授主編的十二大卷《香港文學大系》、董啟章的《地圖集:一個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學》、也斯的〈香港的故事:為什麼這麼難說〉,王德威的〈香港——一座城市的故事〉,都在努力地向我們講述香港有其特別且千變萬化的城市形象與歷史故事,也十分深入細膩地告訴我們香港城市的多姿多彩文學傳奇。」 文學使人反思 陳博士為工理科出身,中學時期鮮有機會接觸文學,讀大學前閱讀過的香港文學除了課本上黃國彬的〈聽陳蕾士的琴箏〉新詩外,便是西西的散文〈店鋪〉。「而我對〈店鋪〉印象尤為深刻。西西尋尋覓覓香港街道上形形色色的古老舊店鋪,抒發那些老店鋪如何被百貨公司、超級市場吞噬後產生的懷舊之情(nostalgia),既讓我們體悟香港變動不居的社會文化,也讓我們看到香港街頭街尾的地景風俗曾經散發着多麼濃郁的民族蘊味。」對於中學時必讀課文,很多學生只是為讀而讀,但只要再深一層細讀文章,則能悟出大大小小的道理,有助讀者重新審視所居住的地方,空出一點自我反思的時間。大學時期轉而從文的陳博士,開始接觸不同的香港文學作品,如劉以鬯的小說《酒徒》到胡燕青的〈雙層床〉,再到近年陳智德的詩作《市場,去死吧》。這些作品深度反思香港社會生活文化,以及個人與社會出路的種種思索。他認為這些充滿濃厚感情的文學作品,有助人們反思生活在這片土地的種種問題,可讓年輕一代對香港的事物有更深刻的看法,亦會有更多層次及角度的語言表述。 文學發展停滯不前...
講起本土文化遺產,相信多數香港人想起的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如馳名中外的港式奶茶、一年一度的大坑舞火龍、長洲太平清醮、歷久彌新的粵劇藝術等。不過鮮有人知的是,香港其實還有很多物質文化遺產隱身於大家身邊,等待像任教於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的黃佩賢博士那樣的有心人發掘,她的故事讓我們看到屬於香港的那段「古」。 馬灣現古蹟 「在香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考古發現,非馬灣考古遺址莫屬了!」黃佩賢博士提及這段歷史,依然雙眼放光。當年建設青馬大橋前,有考古專家相信馬灣附近有不少古物埋藏於地下。當時政府邀請了多名考古專家進行勘察,亦有內地的考古專家前來協助,結果工夫不負有心人,竟然發掘出20座新石器時代的墓葬,從墓葬中出土了多種多樣的陶製和石製器具和飾物。經考古學家研究,除了發現大量文物外,還辨認出多副新石器時代的人類遺骨。「這些都是香港歷史的真跡,我們的祖先是真的曾經在這裏生活!」黃博士興奮地說。那次馬灣考古遺址結果獲評為1997年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印證我城並非沒有歷史沒有根,就看你我有否珍惜及關注。 港人愛考古 眼前的黃博士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與許多嚮往西方文明的港人不同,她對中國文化遺產,尤其是考古美術情有獨鍾。黃博士九十年代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主修中國美術史。當時她純粹出於對美術的興趣,怎知愈讀得深入,愈發現美術史的世界非常大,更對於歷史和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成績優異的她後來順利獲得香港北山堂基金獎學金,遠赴英國倫敦亞非學院修讀中國美術及考古博士課程。「雖然我當時已經讀了一個碩士學位,但是愈是走進這個世界,就愈是發現自己渺小,世界卻很大。我認為真正想知道歷史的話,離不開學習考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