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會科學院 Archives - 明報升學網
港人為了避疫足不出戶,不少人在家靠「煲劇」打發時間,使收費串流媒體服務平台提供的各種娛樂節目,包括劇集和電影,變得大受歡迎。當中不少韓劇受到追捧,如《愛的迫降》、《梨泰院 Class》等,引發新一輪「韓流盛世」。 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研究學系導師韓知延認為,韓國文化一大特質是充滿活力和熱情。不同世代、群體及民間組織發出多元化的聲音,當它們被聽見,並互相碰撞,便會創造出嶄新及有趣的東西。她指出﹕「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開始,韓國的流行文化逐漸影響亞洲以至全球,這種現象稱為『韓流』(Hallyu)。若我們收窄範圍,只談在香港的韓流,也不難發現這股包含韓式流行音樂、電影、劇集、化妝品、網上遊戲、網絡漫畫等元素的軟實力,早已深入本港近乎每個角落。」 韓國文化滲入大眾生活 事實上,在韓流還未成形前,香港的流行文化於韓國佔一席位,《英雄本色》等港產片在當地大受歡迎,周潤發、張國榮等明星廣為當地民眾認識和喜愛。到了關鍵的...
受僱人士一般以體力勞動或認知勞動賺取薪金,但社會學家提出,部分行業的僱員還需「情緒勞動」。情緒勞動是甚麼?哪些類型的工作者最容易因情緒勞動而出現問題?如果不關注這些問題,會對員工及其任職的企業造成甚麼影響?勞資雙方應如何聯手減少因情緒勞動所引起的負面影響? 「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ur)的概念,最早由美國社會學家Arlie Russell Hochschild於1983年提出。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學系助理教授謝智偉博士解釋,情緒勞動指員工需因應工作要求,在提供服務時作出情緒管理的行為,當中包含消極與積極的態度,前者要求服務提供者面對客戶時,隱藏或壓抑不合宜的情緒;後者是作出適合工作需要的情緒表現,例如空中服務員要保持笑容、站姿端莊等。...
聞到「文學」一詞,許多人可能已經卻步,即使能說出《紅樓夢》、《詩經》及《羅密歐與茱麗葉》等幾部世界名著,也鮮少深入了解或鑽研。其實,文學除了與語言掛鈎外,亦可與各式各樣環繞在大家身邊的事物扯上關係,「城市文學」就是其中一種能讓大家體現這種聯繫的作品類型。而大家所居住的城市——香港,亦有其獨有的「香港文學」。 城市文學,無疑是圍繞一座城市的生活點滴及當中居住的人民。要創造一座城市的文學,可透過小說、散文、詩歌,甚至戲劇形式,記錄屬於這地方的百態。城市文學與一座城市的歷史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多年研究香港史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副系主任兼副教授陳學然博士而言,香港確實擁有非常豐富及值得注意的文學遺產,包括文學傳統及文學史。過往不少作家亦通過作品細說「香港文學」,陳博士說:「陳國球教授主編的十二大卷《香港文學大系》、董啟章的《地圖集:一個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學》、也斯的〈香港的故事:為什麼這麼難說〉,王德威的〈香港——一座城市的故事〉,都在努力地向我們講述香港有其特別且千變萬化的城市形象與歷史故事,也十分深入細膩地告訴我們香港城市的多姿多彩文學傳奇。」 文學使人反思 陳博士為工理科出身,中學時期鮮有機會接觸文學,讀大學前閱讀過的香港文學除了課本上黃國彬的〈聽陳蕾士的琴箏〉新詩外,便是西西的散文〈店鋪〉。「而我對〈店鋪〉印象尤為深刻。西西尋尋覓覓香港街道上形形色色的古老舊店鋪,抒發那些老店鋪如何被百貨公司、超級市場吞噬後產生的懷舊之情(nostalgia),既讓我們體悟香港變動不居的社會文化,也讓我們看到香港街頭街尾的地景風俗曾經散發着多麼濃郁的民族蘊味。」對於中學時必讀課文,很多學生只是為讀而讀,但只要再深一層細讀文章,則能悟出大大小小的道理,有助讀者重新審視所居住的地方,空出一點自我反思的時間。大學時期轉而從文的陳博士,開始接觸不同的香港文學作品,如劉以鬯的小說《酒徒》到胡燕青的〈雙層床〉,再到近年陳智德的詩作《市場,去死吧》。這些作品深度反思香港社會生活文化,以及個人與社會出路的種種思索。他認為這些充滿濃厚感情的文學作品,有助人們反思生活在這片土地的種種問題,可讓年輕一代對香港的事物有更深刻的看法,亦會有更多層次及角度的語言表述。 文學發展停滯不前...
日本由平成進入令和年代,象徵新時代的來臨。日本在過去二十年,經濟由盛轉衰,持續不景氣,消費意欲疲弱,陷入「低欲望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對買車、買樓,甚至戀愛失卻興趣,有人甚至用「達觀世代」形容日本時下年輕人。多年來一直關注日本世代論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講師羅安碧博士表示,研究「達觀世代」現象有助了解香港的年輕一代。 日本由平成進入令和年代,象徵新時代的來臨。日本在過去二十年,經濟由盛轉衰,持續不景氣,消費意欲疲弱,陷入「低欲望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對買車、買樓,甚至戀愛失卻興趣,有人甚至用「達觀世代」形容日本時下年輕人。多年來一直關注日本世代論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講師羅安碧博士表示,研究「達觀世代」現象有助了解香港的年輕一代。   羅安碧博士現於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任教日語,以及日本與文化全球化。她的研究興趣廣泛,特別是研究日本教育制度與年輕人成長的關係,世代論也是她感興趣的課題之一。她表示,「達觀世代」是日本近年流行的潮語,泛指於九十年代中、後期出生並在教育改革(又稱「寬鬆教育」)下成長的年輕人。就年齡來說,他們開始踏入職場,展現與上一代相當不同的價值觀,如缺乏物欲,不想無謂花費,對戀愛欠缺興趣;在工作上,他們強調擁有私人時間的重要,不會勉強自己去「出人頭地」,不愛「出風頭」。假日時候,他們喜歡待在家中,上網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生活簡單淡泊,對買車、買樓,甚至去旅行都不感興趣,成年人稱呼這一代年輕人為「達觀世代」或「淡泊世代」。 被冠上負面標籤...
講起本土文化遺產,相信多數香港人想起的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如馳名中外的港式奶茶、一年一度的大坑舞火龍、長洲太平清醮、歷久彌新的粵劇藝術等。不過鮮有人知的是,香港其實還有很多物質文化遺產隱身於大家身邊,等待像任教於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的黃佩賢博士那樣的有心人發掘,她的故事讓我們看到屬於香港的那段「古」。 馬灣現古蹟 「在香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考古發現,非馬灣考古遺址莫屬了!」黃佩賢博士提及這段歷史,依然雙眼放光。當年建設青馬大橋前,有考古專家相信馬灣附近有不少古物埋藏於地下。當時政府邀請了多名考古專家進行勘察,亦有內地的考古專家前來協助,結果工夫不負有心人,竟然發掘出20座新石器時代的墓葬,從墓葬中出土了多種多樣的陶製和石製器具和飾物。經考古學家研究,除了發現大量文物外,還辨認出多副新石器時代的人類遺骨。「這些都是香港歷史的真跡,我們的祖先是真的曾經在這裏生活!」黃博士興奮地說。那次馬灣考古遺址結果獲評為1997年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印證我城並非沒有歷史沒有根,就看你我有否珍惜及關注。 港人愛考古 眼前的黃博士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與許多嚮往西方文明的港人不同,她對中國文化遺產,尤其是考古美術情有獨鍾。黃博士九十年代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主修中國美術史。當時她純粹出於對美術的興趣,怎知愈讀得深入,愈發現美術史的世界非常大,更對於歷史和文化產生了濃厚興趣。成績優異的她後來順利獲得香港北山堂基金獎學金,遠赴英國倫敦亞非學院修讀中國美術及考古博士課程。「雖然我當時已經讀了一個碩士學位,但是愈是走進這個世界,就愈是發現自己渺小,世界卻很大。我認為真正想知道歷史的話,離不開學習考古。」...
「有片有真相」、「識看看留言」或「網紅」等潮語或人物,都是隨着新媒體出現而應運而生。新媒體也許已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生活或獲取資訊的必需品,他們的思想、言行與看法也受到很大影響。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博士指出,新媒體造就了每個人都有發聲的機會,寂寂無聞的人可以成為意見領袖甚至影響政治版圖;同時,新媒體內容可謂情緒先行,而且言論兩極化,令接收者較易作出「非黑即白」的結論,新一代宜多探討細節,培養較全面的思考方法。 相對於傳統主流媒體的運作,新媒體可說是百花齊放,也可說是碎片化,資訊與言論之多浩如煙海;惟最重要的變化,就是改變了資訊傳播的方法,由昔日一小撮人壟斷發放資訊言論的機會,變成人人皆可發聲,甚至成為意見領袖。張楚勇博士指出,綜觀人類歷史,每次新技術出現也有它革命性的影響。「如印刷術出現令知識不再局限在宗教組織之上,而新媒體特點是令公私界限模糊,皆因發放資訊與言論,只要掌握當中技巧,每個人都有能力爭取大眾支持。」 縱然新媒體的影響還在初步階段,尚未能斷定未來發展如何,但其實從許多事實當中,已可略見端倪。以香港為例,曾有不少社會運動靠網上動員,甚至有人利用網上宣傳而進身議會;相同情況也見諸世界各地,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就是靠個人魅力,由無甚名氣開始,在網上經營兼眾籌成功取得經費,取代擁有龐大籌款能力的希拉利,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反映社會大眾關注的事項,已不再由主流媒體壟斷。 新媒體情緒主導 批判性思維更可貴 新媒體資訊多,發放速度講求快與新,而且為了吸引更多人注目,資訊自然傾向情緒主導,利用較煽情的手法報道。張博士形容,新媒體有「口號式標題及情緒化分析」的特色,煽情有趣的內容,即使屬於假新聞,但照樣得到網民的追捧甚至瘋傳,難免會有人信以為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