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會科學院 Archives - 明報升學網
俗語有云「雞髀打人牙骹軟」,食物不但具有最基本的果腹作用,還可顯示享用者的社會地位及身分,甚至可視作一種軟實力,發展美食外交。此外,食物何解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亞洲食物在全球化的過程中,個別食物的文化邊界日漸模糊,當中出現了甚麼爭議?來自東南亞的家傭在港人日常的飲食文化裏,又扮演甚麼角色?我們可從學者的研究心得,找到箇中答案。 讓人食指大動的佳餚美食,經常在廣告、劇集,以及介紹旅遊和飲食等娛樂綜藝節目中出現。一些國家甚至刻意透過這類節目,讓世界各地觀眾認識該國的文化面貌及價值觀等。事實上,從學術角度研究美食不是新鮮事,例如在飲食政治(culinary politics)的範疇,曾探討擁權者怎樣享用食物、賦予食物不同地位。古代皇帝品嘗的御膳美食最受尊重推崇,反觀普羅大眾所吃的不太受重視,謂之粗茶淡飯。 人人皆可左右對食物的詮釋 從以上的論述可引出有趣的一點﹕人人皆是食物演繹和參與者(food...
中國傳統女性一直予人備受壓迫的印象﹕女性在古代男尊女卑的社會中,往往受到家庭束縛,生兒育女被視為女性的天職,不但要相夫教子,還要三從四德。不少人認為中國古代女性都是生活悲慘、受盡壓迫的一群。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一級導師盧嘉琪博士形容,這只不過是性別史的一部分,並非所有中國古代女性也如此坎坷,她們的際遇受到階層、年齡及身分等因素影響,女性生活仍有多姿多采的一面。 盧嘉琪博士研究中國女性及性別史多年,早在大學讀書時代已對研究中國女性史萌生濃厚興趣。多年來,她發表了不少有關中國女性史的研究成果,又經常出席論壇講座和在電視節目分享有趣的發現。盧博士形容﹕「我們對中國古代女性悲慘和受壓迫的印象源於五四新文化運動,當時一班有識之士受西方思潮影響,提出解放女性並開始關注女性的生活和遭遇。」在傳統的史學研究中,女性課題一直缺乏關注,直至1920年代史學家陳東原撰寫的《中國婦女生活史》,被視為中國第一部女性通史,構成了一套以貞節觀來釐定女性地位高低的標準,對後來的相關研究產生深遠影響。 固有觀念未為真 歷史真相待發掘 在新文化運動期間,有不少文學作品嘗試探討和批判中國傳統女性的角色與形象,例如魯迅小說《祝福》中塑造了祥林嫂一角,成為了中國傳統女性悲慘命運的典型,她一生艱苦坎坷,經歷喪夫、喪子、被迫改嫁和失節的人生,既無力反抗,也沒有選擇的權力。盧博士坦言,中國古代女性確實有悲慘的一面,但如果將之視作歷史的全部,以為每個女性都像祥林嫂一樣,未免以偏概全,若從不同角度去研究,便會發現不一樣的面貌。...
港人為了避疫足不出戶,不少人在家靠「煲劇」打發時間,使收費串流媒體服務平台提供的各種娛樂節目,包括劇集和電影,變得大受歡迎。當中不少韓劇受到追捧,如《愛的迫降》、《梨泰院 Class》等,引發新一輪「韓流盛世」。 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研究學系導師韓知延認為,韓國文化一大特質是充滿活力和熱情。不同世代、群體及民間組織發出多元化的聲音,當它們被聽見,並互相碰撞,便會創造出嶄新及有趣的東西。她指出﹕「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開始,韓國的流行文化逐漸影響亞洲以至全球,這種現象稱為『韓流』(Hallyu)。若我們收窄範圍,只談在香港的韓流,也不難發現這股包含韓式流行音樂、電影、劇集、化妝品、網上遊戲、網絡漫畫等元素的軟實力,早已深入本港近乎每個角落。」 韓國文化滲入大眾生活 事實上,在韓流還未成形前,香港的流行文化於韓國佔一席位,《英雄本色》等港產片在當地大受歡迎,周潤發、張國榮等明星廣為當地民眾認識和喜愛。到了關鍵的...
受僱人士一般以體力勞動或認知勞動賺取薪金,但社會學家提出,部分行業的僱員還需「情緒勞動」。情緒勞動是甚麼?哪些類型的工作者最容易因情緒勞動而出現問題?如果不關注這些問題,會對員工及其任職的企業造成甚麼影響?勞資雙方應如何聯手減少因情緒勞動所引起的負面影響? 「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ur)的概念,最早由美國社會學家Arlie Russell Hochschild於1983年提出。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學系助理教授謝智偉博士解釋,情緒勞動指員工需因應工作要求,在提供服務時作出情緒管理的行為,當中包含消極與積極的態度,前者要求服務提供者面對客戶時,隱藏或壓抑不合宜的情緒;後者是作出適合工作需要的情緒表現,例如空中服務員要保持笑容、站姿端莊等。...
聞到「文學」一詞,許多人可能已經卻步,即使能說出《紅樓夢》、《詩經》及《羅密歐與茱麗葉》等幾部世界名著,也鮮少深入了解或鑽研。其實,文學除了與語言掛鈎外,亦可與各式各樣環繞在大家身邊的事物扯上關係,「城市文學」就是其中一種能讓大家體現這種聯繫的作品類型。而大家所居住的城市——香港,亦有其獨有的「香港文學」。 城市文學,無疑是圍繞一座城市的生活點滴及當中居住的人民。要創造一座城市的文學,可透過小說、散文、詩歌,甚至戲劇形式,記錄屬於這地方的百態。城市文學與一座城市的歷史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多年研究香港史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中文及歷史學系副系主任兼副教授陳學然博士而言,香港確實擁有非常豐富及值得注意的文學遺產,包括文學傳統及文學史。過往不少作家亦通過作品細說「香港文學」,陳博士說:「陳國球教授主編的十二大卷《香港文學大系》、董啟章的《地圖集:一個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學》、也斯的〈香港的故事:為什麼這麼難說〉,王德威的〈香港——一座城市的故事〉,都在努力地向我們講述香港有其特別且千變萬化的城市形象與歷史故事,也十分深入細膩地告訴我們香港城市的多姿多彩文學傳奇。」 文學使人反思 陳博士為工理科出身,中學時期鮮有機會接觸文學,讀大學前閱讀過的香港文學除了課本上黃國彬的〈聽陳蕾士的琴箏〉新詩外,便是西西的散文〈店鋪〉。「而我對〈店鋪〉印象尤為深刻。西西尋尋覓覓香港街道上形形色色的古老舊店鋪,抒發那些老店鋪如何被百貨公司、超級市場吞噬後產生的懷舊之情(nostalgia),既讓我們體悟香港變動不居的社會文化,也讓我們看到香港街頭街尾的地景風俗曾經散發着多麼濃郁的民族蘊味。」對於中學時必讀課文,很多學生只是為讀而讀,但只要再深一層細讀文章,則能悟出大大小小的道理,有助讀者重新審視所居住的地方,空出一點自我反思的時間。大學時期轉而從文的陳博士,開始接觸不同的香港文學作品,如劉以鬯的小說《酒徒》到胡燕青的〈雙層床〉,再到近年陳智德的詩作《市場,去死吧》。這些作品深度反思香港社會生活文化,以及個人與社會出路的種種思索。他認為這些充滿濃厚感情的文學作品,有助人們反思生活在這片土地的種種問題,可讓年輕一代對香港的事物有更深刻的看法,亦會有更多層次及角度的語言表述。 文學發展停滯不前...
日本由平成進入令和年代,象徵新時代的來臨。日本在過去二十年,經濟由盛轉衰,持續不景氣,消費意欲疲弱,陷入「低欲望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對買車、買樓,甚至戀愛失卻興趣,有人甚至用「達觀世代」形容日本時下年輕人。多年來一直關注日本世代論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講師羅安碧博士表示,研究「達觀世代」現象有助了解香港的年輕一代。 日本由平成進入令和年代,象徵新時代的來臨。日本在過去二十年,經濟由盛轉衰,持續不景氣,消費意欲疲弱,陷入「低欲望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他們對買車、買樓,甚至戀愛失卻興趣,有人甚至用「達觀世代」形容日本時下年輕人。多年來一直關注日本世代論的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講師羅安碧博士表示,研究「達觀世代」現象有助了解香港的年輕一代。   羅安碧博士現於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亞洲及國際學系任教日語,以及日本與文化全球化。她的研究興趣廣泛,特別是研究日本教育制度與年輕人成長的關係,世代論也是她感興趣的課題之一。她表示,「達觀世代」是日本近年流行的潮語,泛指於九十年代中、後期出生並在教育改革(又稱「寬鬆教育」)下成長的年輕人。就年齡來說,他們開始踏入職場,展現與上一代相當不同的價值觀,如缺乏物欲,不想無謂花費,對戀愛欠缺興趣;在工作上,他們強調擁有私人時間的重要,不會勉強自己去「出人頭地」,不愛「出風頭」。假日時候,他們喜歡待在家中,上網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生活簡單淡泊,對買車、買樓,甚至去旅行都不感興趣,成年人稱呼這一代年輕人為「達觀世代」或「淡泊世代」。 被冠上負面標籤...
Scroll to Top